當前位置:
首頁
> 數據開放 > 數據發布
七十年滄桑巨變 江蘇開發區成就輝煌
發布日期:2019-09-20 08:56 來源:省統計局 瀏覽次數: 字體:[ ]

開發區主要包括經濟特區、經濟技術開發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保稅區、自貿區、邊境經濟合作區和旅游度假區。我國舉辦經濟性特區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實施對外開放基本國策的重大步驟,是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提出的前所未有的突破性創舉。江蘇是我國開發區興辦時間早、發展快、規模大的省份之一,經過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創業探索、九十年代的迅速發展和新世紀以來的發展中提高,江蘇開發區在發展開放型經濟、以及新興產業方面發揮了極強的吸納集聚和輻射作用,在體制與技術創新方面發揮了先行示范和引領作用,在整體建設速度和發展水平方面全國領先,已成為全省深度融入經濟全球化的重要區域,更是促進經濟平穩較快增長的強大引擎。

一、發展歷程

江蘇省開發區主要經歷四個發展階段。

(一)起步與探索階段(1984-1989年)

1984年5月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以中發〔1984〕13號文件批轉《沿海部分港口城市座談會紀要》,確定進一步開放南通、連云港在內的14個沿海港口城市,江蘇開發區建設由此正式起步。1984年下半年,當時的昆山縣委、縣政府決定要仿效沿海港口城市舉辦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做法,在縣城東側緊靠老城劃定一塊面積為3.75平方公里的區域,全國首家地方自費開發區——昆山開發區嘗試創辦,這是江蘇緊握沿海地區對外開放機遇的一次重要實踐和積極探索,為后來江蘇開發區發展能夠始終走在全國前列提供了寶貴的經驗。1988年3月18日,國務院國發〔1988〕21號《國務院關于擴大沿海地區經濟開發區范圍的通知》,新劃入沿海經濟開發區的140個市縣中,江蘇有:南京市所轄的江寧、六合、江浦;鎮江市所轄的丹徒、丹陽、揚中、句容;揚州市所轄的泰州、儀征、邗江、江都、靖江、泰興、泰縣;鹽城市所轄的射陽、東臺、大豐、響水、濱海;南通市所轄的南通、海門、啟東、如東、如皋、海安;連云港市所轄的贛榆、東海、灌云。至此,江蘇省全省11個省轄市有9個市對外開放,64個縣(市)中有40個縣(市)對外開放,基本形成江蘇全方位、多層次對外開放的格局。同年,中國國家高新技術產業發展計劃——“火炬計劃”將創辦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列入計劃內容,江蘇開始以國家政策為導向,結合地方特點探索創辦高新區。江蘇開發區在探索起步階段主要表現出數量少、種類單一的主要特征,作為江蘇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堅持“以工業、吸收利用外資和出口為主,致力于發展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方針,基礎設施建設逐漸從“三通一平”提升到更高水平的“五通一平”,以滿足工業項目落戶需求。

(二)蓬勃興起與迅速發展階段(1990-2000年)

1990年4月,在鄧小平的倡導和推動下,中央決定實施開發開放上海浦東,實施以上海浦東為龍頭,促進長江三角洲地區經濟向更高層次發展,進而帶動整個長江流域經濟發展戰略。1990年8月,江蘇省委、省政府作出了“呼應上海浦東開發,加快江蘇沿江經濟帶開發建設”的戰略。當時省委、省政府認為:中國其他沿海省份優勢在沿海,江蘇也屬沿海省份,但更顯著的優勢在沿江,在此背景下,省委、省政府研究制定了“開發沿江經濟帶,促進全省再上新臺階”的發展戰略。一是與上海近鄰的昆山、太倉、吳江一線建立一條聯系江蘇與上海浦東的接軌帶,東向橫聯,西向傳導;二是在蘇錫常地區興建一批開發區和工業小區,成為上海浦東的接軌站,逐步同國際市場和世界經濟接軌。1991年3月,南京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的前身“南京浦口高新技術外向型開發區”被列入首批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重要談話后,省委、省政府以蘇發〔1992〕8號文件做出了《關于加快改革開放促進經濟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當年,無錫、常州、蘇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分別被國務院批準升級為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在此期間,江蘇還先后設立了蘇州、無錫國家太湖旅游度假區和中新兩國政府間合作的蘇州工業園區,并創新設立了全國唯一的內河港保稅區——張家港保稅區和全國首家封關運作的出口加工區——昆山出口加工區。1993年,江蘇借全國首次清理整頓開發區的重要契機,批準設立了52家省級經濟開發區,基本奠定了江蘇開發區建設的基本框架,與此同時,還探索設立了12家外向型農業綜合開發區、4家省級旅游度假區和3家海洋經濟開發區。截止到2001年末,江蘇已設立國家級開發區11家,省級開發區76家,在開發區內還設立了2個出口加工區。江蘇開發區在蓬勃興起階段表現出明顯的數量增長、種類增加和規模擴大等特征,基礎設施建設水平由“五通一平”向“九通一平”提升,各項經濟指標增長迅猛。

(三)創新發展與質量提升階段(2001-2010年)

2001年12月,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江蘇緊緊抓住中國加入WTO帶來的國際資本和產業加速轉移的歷史性機遇,積極探索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進一步優化產業結構,強化載體建設。一是大力推進特色產業園區、科技創新園區、特殊功能園區、生態工業園區、南北共建園區和現代化新城區建設。二是進一步加快建設科技創新的支撐平臺、支持企業發展的投融資平臺和環境優美的生活平臺,構建更加完善的投資環境,保持和促進全省開發區的科學發展、和諧發展和可持續發展。在該階段,江蘇設立了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創新設立了全國首家保稅物流中心——蘇州工業園區保稅物流中心、全國首家綜合保稅區——蘇州工業園區綜合保稅區。2008年11月,張家港保稅區經國務院批準為保稅港區。泰州醫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和昆山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分別于2009年、2010年獲批升級為國家級高新區。蘇州高新區、昆山經開區、無錫高新區和蘇州工業園區分別于2007年6月、2008年4月、2008年12月和2009年6月,被批準列入國家知識產權試點園區名單。經國務院批準,2010年鎮江、徐州、淮安、吳江、常熟、江寧、鹽城7家省級開發區升格為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昆山省級高新技術開發區升格為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這一時期,江蘇注重提升開發區的發展水平,辦區方針由“三為主、一致力”調整為“三為主、二致力、一促進”,即“以提高吸引外資質量為主,以發展現代制造業為主,以優化出口結構為主,致力于發展高新技術產業,致力于發展高附加值服務業,促進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向多功能綜合性產業園區發展”。

(四)創新驅動和轉型升級階段(2011年至今)

進入“十二五”時期,省委省政府將“創新驅動戰略”作為江蘇經濟發展和建設創新型省份的核心戰略,江蘇開發區從2011年開始進入了創新驅動和轉型升級階段,高新區的發展掀起了新一輪高潮。2011年至今獲批的國家級高新區數量是2011年之前的兩倍多,取得了諸多發展成果。以最早設立的南京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為例,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南京高新區已擁有戰略性新興企業、科技型企業1000余家,其中軟件企業530余家、衛星應用企業110余家、生物醫藥企業180余家、智能裝備制造企業160余家,2016年主導產業實現業務收入2202億元,園區功能創新平臺以產業組團為主體形態,構建了南京軟件園、江北新區研創園、南京生物醫藥谷、智能制造產業園、衛星應用產業園等五大產業平臺。2017年,省委省政府在蘇州召開全省開發區改革創新大會,進一步吹響了江蘇開發區改革開放和轉型升級的“沖鋒號”,也敲定全省開發區下一步高質量發展的“路線圖”。

二、輝煌成就

經過改革開放四十年的創新探索和成功實踐,江蘇開發區堅持走集約發展、協調發展和科學發展之路,產業發展和環境建設水平逐步提高,在全省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作用不斷增強,地位日益突出,已成為江蘇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引擎,在江蘇現代化建設征程中的地位和作用舉足輕重。

(一)經濟發展“主陣地”加速形成

從上世紀90年代,江蘇抓住浦東開發開放重大機遇,迅速行動,主動以浦東為龍頭,以沿江地區為重點,大力推進開發區建設,并不斷向蘇北腹地延伸,由此江蘇開放型經濟多年保持兩位數增長,在全國的位次也大幅提升。截至2018年末,江蘇現有省級及以上開發區158個,其中,國家級開發區46個,省級開發區112個。在國家級開發區中,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26個,國家高新技術開發區17個,國家級旅游度假區2個,保稅港區1個。開發區作為我省對外開放和經濟發展的主要載體,經過多年的加速發展,開發區業務總收入于2003、2006、2008、2010和2012年分別躍上1萬億元、3萬億元、5萬億元、9萬億元、15萬億元臺階。2018年全省開發區業務總收入突破20萬億,全年實現業務總收入21.3萬億元,與2002年相比,增長了26.7倍,年均增長23.1%。2018年全省開發區實現地方一般公共財政預算收入4708.8億元,占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4.6%,與2006年相比,增長了8.5倍,年均增長20.6%。其中,國家級開發區實現業務總收入11.8萬億元、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816.5億元,分別占全省開發區的55.4%和59.8%。開發區的發展在引領全省經濟快速增長的同時,還有效地帶動和擴大了就業。2018年,全省開發區期末從業人員達到1706.7萬人,比2006年增加了1142.6萬人,增長了202.5%。其中,工業從業人員887.3萬人,境外人士在開發區從業人員10萬人,分別比2006年增長了103.3%和157.9%。2018年商務部公布的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綜合排名前30家,江蘇單位最多達到7家,其中蘇州工業園區位列第一、昆山經濟技術開發區位列第五、江寧經濟技術開發區位列第八。2018年蘇州工業園區和昆山經濟技術開發區對外貿易,位列國家級開發區全國第一和第二位,充分顯示了江蘇開發區強大的發展實力和競爭力。

(二)產業發展水平不斷提升

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進入新世紀,江蘇各開發區結合自身特點,圍繞重點產業加快企業集群建設,園區產業聚集效應凸顯,產業規模進一步擴大。同時,各類高端創新要素不斷匯聚,前沿科技和高端人才不斷流入,為開發區創新發展提供了不竭動力。以幾個重點園區為例,蘇州工業園區近年來引進中科院蘇州納米所等“國家隊”科研院所8家,國家級創新基地20多個,累計建成各類科技載體超380萬平方米,入選國家“千人計劃”135人,人才總量位列全國開發區首位。揚中高新區以產學研為依托,推進院士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國家級技術研發中心等創新載體建設,吸引施正榮、馬偉明等杰出科技人才及其團隊陸續加盟,科技和人才要素聚集明顯,金融資本不斷注入,在先人一步的體制機制引導下,開發區形成了一個個金融資本源源不斷流入經濟主體的洼地。江陰高新區創新科技金融合作機制,積極實踐“企業家+科學家+金融家=大贏家”模式,加速推進科技產業的裂變發展,目前已通過財政引導建立各類創投基金累計注冊資本超30億元。從全省開發區發展情況看,總量規模不斷擴大的同時,圍繞轉型升級目標,不斷調整優化產業結構。2018年全省開發區完成工業總產值122201億元,比2007年增長了2.7倍,年均增長12.6%。其中,全省開發區完成主導產業增加值20727.7億元,比2007年增長了3倍,年均增長13.5%。

(三)開放型經濟“主戰場”優勢進一步突顯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全球化進程的加快,伴隨全球市場的日益融合和我國進一步擴大開放,江蘇開發區充分發揮對外開放窗口的示范作用,與其它國家和地區之間商品和服務貿易交流越來越頻繁,市場資源配置效率明顯提高,開發區對外貿易規模持續擴大。在對外貿易總量上,全省開發區進出口規模繼2004、2006和2011年跨上1000億美元、2000億美元、4000億美元臺階后,2018年,全省開發區進出口總額突破5000億美元,全年實現進出口總額和出口額分別為5550.1億美元和3291.2億美元,分別占全省進出口總額和出口額的83.6%和81.5%,與2006年相比,分別增長了264.8%和290.7%,年均分別增長8.5%和9.3%。與此同時,開發區積極營造良好的投資環境,不斷創新招商方式,吸納了大量國內和國際資本投資。2018年,全省開發區新增內資企業注冊資本15274.5億元,比2006年增長了14.6倍,年均增長25.7%,新增內資企業157652家,比2006年增長了5.5倍。在吸收利用外資上,全省開發區不斷提升開放合作新優勢,積極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創新利用外資方式,實施招商管理體制改革,全面提升利用外資水平。2018年,全省開發區實際使用外資233億美元,占全省實際使用外資的91%,與2006年相比增長68.7%,年均增長4.5%。

(四)機制創新和可持續發展能力顯著增強

開發區作為改革開放試驗田,一直是引領創新發展的核心區域。近年來,江蘇開發區在建設和發展過程中,積極貫徹科學發展觀,規劃園區發展,提升產業層次,優化產業結構,高度重視土地的規劃、管理和利用,注重提高引進項目的投資強度、產出效益和環保標準,努力降低資源消耗,從源頭上對“兩高一資”產業進行把關。同時,注重不斷完善綜合考評體系,提高了環保指標權重,加大了對生態環境質量、循環經濟發展、環保工作績效的考核力度。以蘇州工業園區為例,園區不斷構建大部門制工作格局,形成了“一個部門管審批、一支隊伍管理執法、一個部門管理市場”的管理新機制,創新實踐的“互聯網+政務服務”模式,有效提升了親商親民服務水平。總體看,江蘇開發區始終把創新作為發展的動力,在規劃、建設、管理、公共服務等方面,充分借鑒國際成功經驗,體制機制與國際接軌,積極推進科技創新載體建設,全省各類開發園區充分發揮孵化中心、創業中心、留學生創業園的作用,著力建設一批創新型開發區、區中園,成立了一批高水平的重點實驗室和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開發區的單位面積技術集中度正在加速提高。2018年全省開發園區內設有高新技術孵化器、眾創空間901家,孵化器、眾創空間內共有43722家企業,開發區當年新增授權發明專利為25113項。2018年全省開發區內現有高新技術企業13267家,比2006年增長了3.7倍,完成主營業務收入37854.9億元,與2006年相比,增長了3.2倍,年均增長12.6%。

(五)共建園區和區域共同發展取得新突破

由于不同地區的地理環境、歷史條件、自然資源、基礎設施、人才稟賦、市場理念、技術素質和政策取向等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江蘇存在著蘇南、蘇中和蘇北的經濟發展差距,開發區在發展進程、檔次水平和產業結構上也同樣存在著明顯差異。2006年省政府蘇北發展第五次協調會議,明確將南北開發區聯動開發作為進一步加快蘇北經濟發展,促進蘇南地區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推動我省經濟實現可持續、健康、快速和協調發展的重要舉措,拉開了全省南北共建開發區的序幕,在產業轉移、項目承接和人員支持上實現無縫對接。經過多年的努力,截止到2018年年底,全省共建園區數量已達45家,其中蘇中8家,蘇北37家,比2006年首批試點共建園區增加了35家。2018年蘇南開發區共派出260多位各級各類干部及管理人員到共建園區工作。同時,共建園區主要經濟指標也保持較快增長,2018年,全省共建園區完成工業產品銷售收入6120億元,地方公共預算收入126億元,分別比2013年增長了1.5倍和1.7倍,年均分別增長21.4%和21.8%。2018年共建園區完成基礎設施投166億元;進區項目投資總額1473億元,產業轉移項目503個,開工在建項目514個,建成投產項目1782個,共建園區發展勢頭強勁。從全省三大區域看,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開發區分別實現業務總收入13萬億元、4.8萬億元和3.5萬億元,與2011年相比,年均分別增長8.1%、8.6%和8.2%,蘇中地區開發區增長較好。2018年蘇南、蘇中、蘇北開發區分別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3166.1億元、734.3億元和808.3億元,與2011年相比,年均分別增長13.2%、9.2%和8.4%,蘇南地區對財政收入貢獻更大。

三、前景展望

黨的十九大提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是跨越關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國發展的戰略目標。江蘇既是經濟大省又是開放大省,必須要抓住轉型發展的關鍵節點,以開發區轉型升級促進高水平開放,以高水平開放促進高質量發展。

(一)強化開發區整合優化和分類指導

經過多年的發展,江蘇開發區無論規模還是發展質量,都位居全國前列。然而,江蘇開發區總體上依然呈現“多、小、散”的格局,除了經國務院、省政府正式批準設立的158家開發園區外,還有大量的工業園區、工業集中區、服務業集聚區、高新產業園等園區,存在著產業結構趨同、資源配置效率低下、惡性競爭頻發等情況,整合優化勢在必行。首先要以國家級開發區或者發展水平高的省級開發區為主體,整合相鄰、相近的開發園區,逐步使全省開發區數量達到合理規模。其次要兼顧好各方利益,發揮好各自優勢,爭取產生聚合效應。另外,我省不同開發區所處的發展階段、功能定位、區位條件等差異較大,要有針對性地加以指導。經濟體量大、發展水平高的開發區,主要任務是創新,著力點應該放在集聚創新資源、提升創新濃度上,特別是蘇南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要更多追求原創研發成果,從“移植大樹”向“育苗造林”轉變。起步較晚、發展水平較低的開發區,該移植的“大樹”還得繼續移,前提是項目檔次不能低、環保門檻不能降。毗鄰城市的開發區要在產城融合上多做文章,按照現代化新城區要求規劃建設,提供宜居宜業宜學的好環境。

(二)加快推進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協調發展

江蘇是制造業大省,實體經濟是我們的“看家本領”,也是江蘇經濟發展的“主戰場”。然而,江蘇傳統制造業大多停留在產業鏈、價值鏈的中低端環節和發展階段,要加大力度依托高端創新要素的集聚,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加速推進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協調發展。一是要將新技術融入傳統制造業,通過對傳統制造業進行改造而實現轉型升級,也就是在原有制造業領域進行深耕,推動傳統制造業向精致化、精細化和高品質化方向發展。二是要依托技術創新包括顛覆性技術創新,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高新技術產業。三是要實現與現代服務業特別是生產性服務業的協調發展。現代生產性服務業如研發、設計等,本身就是脫胎于制造業,但又依賴于制造業,具有“分而不離”的典型特征。要進一步放寬養老、醫療、教育、金融等領域的外資準入,加大放寬準入力度,在一些領域逐步放寬甚至取消股比限制。

(三)著力推動轉型升級和綠色集約發展

改革開放以來,江蘇開發區主要依托特殊的體制安排和低端生產要素所形成的低成本優勢,在各種政策紅利的作用下,通過與發達國家跨國公司的資本和成熟技術相結合,承接全球產業鏈和價值鏈中低端環節的梯度轉移,推動了中低端制造業快速發展,實現了開發區產業集聚。隨著土地、環境、勞動力等傳統低成本優勢的逐步喪失,原有經驗做法也已被其它地區充分借鑒,相對優勢正在逐漸喪失,價值鏈中低端的條件不復存在。從外部環境看,美歐國家紛紛實施“再工業化戰略”,信息產業為主導的國際產業轉移已經接近尾聲,一些更具低成本優勢的國家和地區逐漸加入到全球競爭中來,有些處于全球價值鏈中低端的勞動密集型環節和生產階段,不斷向東南亞以及我國中西部等地區轉移,開發區原有發展路徑已經走到盡頭。對此,必須要搶抓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趨勢,加快轉型升級步伐。首先,要著力打造特色創新集群。加快集聚特色創新資源,不斷完善產業發展所需的各類專業化研發設計、孵化器、檢驗檢測、咨詢評估、人才和技術交易市場等高端服務平臺。要更多地鼓勵以企業或協會為主體,搭建專業性的活動平臺,促進高端創新資源集聚。同時,產業發展普遍需要的法律服務、金融服務、創業服務等也要相應匹配好。要把引才工作擺到重中之重的位置,對那些特色產業發展急需的人才,特別是高端和領軍人才,要舍得下本錢,想方設法引過來、用起來。其次,要著力提升土地產出效率。加快建立了以畝均效益為核心的企業綜合評價機制、以資源要素差別化配置為重點的激勵機制和以大數據為支撐的預測決策機制,不斷提升開發區土地使用效率和產出率。第三,要著力提升資源循環利用率。要以創建國家生態工業示范園區為契機,堅持以資源利用高效化和污染治理集中化為重點,更大力度開展“263”專項行動,持續推進企業節能減排和循環化改造,努力實現能源梯級利用和物質循環利用。要認真落實《江蘇省化工產業安全環保整治提升方案》,根據化工企業“四個一批”專項行動,對所有化工生產企業進行評估,不達標的立即停產和限期整改,不具備整改條件和逾期整改不到位的予以關閉,對化工企業資源集約利用綜合評價D類企業加快關閉退出,切實提升江蘇化工行業的整體競爭力。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相關閱讀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德甲球队有哪些